• 注册
    • 查看作者
    • 湖南沅江皮氏渊源与沅江皮姓名人

      来源:沅江市纪委     作者:熊梦红 王青 欧志立

      一、沅江皮氏渊源

      皮氏,来源于姬姓,支流有二,都是以先祖的名字为姓氏:一是出自春秋时期周天子的卿士樊仲皮,该支皮氏后来在天水郡(今甘肃天水一带)发展为望族,所以又称天水皮氏。二是出自春秋战国时期郑国的大夫子皮 ,该支皮氏后来在下邳郡(今江苏邳县下邳故城一带)发展为望族,因此又称下邳皮氏。

      沅江皮氏,属于天水皮氏一支,所以堂号“天水堂”,又因始祖皮顺彝为唐代著名诗人皮日休之后,因此自称“鹿门家风”,堂号又称“楚沅鹿山堂”。据民国刊《皮氏五修族谱》记载:“谨按旧谱:吾皮氏居沅者,原籍江西吉安府安福县之榴花渡,自前明正统七年壬戌岁顺彝公由吴来楚,侨寓益阳之桃花江,景泰二年辛未岁始卜居沅江之黄荆塘后,遂为沅江县人。”自明正统七年(1442年)皮顺彝从江西迁居以来,皮氏家族在益阳、沅江繁衍生息已逾570余年,约一万余人。

      湖南沅江皮氏渊源与沅江皮姓名人

      皮氏宗祠(现位于资阳区张家塞乡黄金村,原址位于沅江县城衣铺街)

      二、沅江皮氏英才

      皮氏家族中,除了在长沙新民学会从事革命活动而早逝的皮惠堂(又名皮农,毛泽东的同学)以外,还涌现了皮太忠(泰征)、皮昆泉、皮金固、皮勃、皮作琼等仁人志士。

      沅江第一个党小组“杨泗桥小组”成员——皮太忠(1895-1929):名作汇,字连茹,号泰征。1926年,舒佑伐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以工运特派员身份,在沅江引燃了工农革命运动的熊熊烈火。皮太忠受其影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以自己家中为据点,秘密串联工人、农民,发动起来革命,成为沅江工农革命运动的重要推手。当时建立的沅江最早的党的基层组织——杨泗桥小组,就设在皮太忠家中。大革命失败后,革命人士四处躲藏,皮太忠因在外居无定所、风餐露宿,身体日渐羸弱,于民国十八年(1929年)病逝。

      革命烈士——皮昆泉(1909-1927):名作剑,字渭滨,号昆泉,皮太忠的胞弟,从小受家族严格教养,一身正气。1926年,受二哥皮太忠影响,参加工农运动,因工作积极,被选为沅江县总工会委员,担任工会外交工作。同年入党,成为当时沅江最年轻的共产党员之一。1927年初,全国笼罩在白色恐怖之下,沅江也受到了波及,县总工会下辖的草尾镇工会率先拉起反对共产党的旗帜,草尾大地主曹锂庭等趁机纠集当地反动势力,煽动草尾工会闹独立。为了化解草尾工会和县总工会的矛盾,县委派皮昆泉奔赴草尾,给反动势力以震慑,瓦解了草尾工会闹独立的企图,不料在返沅途中被人杀害,牺牲时年仅十八岁。

      与毛泽东有师生情谊的著名教育家——皮金固(1888-1951):谱名鉎光,又名鋆,号金固。皮金固早年牢记家训教诲,苦读寒窗,毕业于省优级师范理化科。宣统二年(1910年)参加清朝最后一届科举,选授七品京官,分发湖南道州视察学务。皮金固毕生致力于教育事业,民国元年(1912年)在家乡创办县立女子小学校,动员妻、妹、弟媳剪发、放足到校读书。同时,还在长沙等地任教。1913年,毛泽东考入省立第四师范,他正好在该校任教,1914年第四师范并入第一师范,他又和毛泽东一起进入第一师范。后来,他与毛泽东的表哥王季范等人在长沙创办育群中学,并担任校董二十余年。他还先后在沅江创办县立高等小学(沅江一中前身)、私立新生小学、皮氏鹿门学校等,并曾担任沅江国定小学、沅英小学、蓉秋小学等学校的校董。1923年,他与人在沅江创办“洞庭图书馆”,成为全省最早成立的县级图书馆之一。他性格豪爽,为人正直,参与或主持地方救济院、养老所、义渡局、育婴堂等慈善事业。1944年,日军在沅江炮制伪县政府以控制沦陷区,企图推举他为县长,他坚持不就,并愤而离家乡去安化躲避。为免遭日军残杀,颠沛流离时,他仍不忘宣传、鼓动群众积极抗日。他用自己的威望保护了诸如徐特立的学生石范英、蔡杰、李伏波等中共地下工作者。

      湖南沅江皮氏渊源与沅江皮姓名人

      沅英小学

      留法农田水利系硕士——皮作琼(1896-?):字彩珍,受家训教诲,立德修身之余,酷爱读书,北京师大毕业后,留法获里昂大学农田水利系硕士学位。回国后任贵州省农业改进所所长,中央农林部技监兼农田水利工程处处长,浙江省建设厅厅长,中央考试院铨叙部部长等职。

      全国体育冠军——皮勃(1907-1954):字仲由,受家训影响,刻苦学习,民国十八年(1929年)毕业于湖南省第一高级中学艺术专科,后考入江苏省成烈体专及南京国立中央大学体育系,毕业后任上海东亚体专讲师,旋晋升为副教授。1935年受聘于湖南省立高级农校、省高工和楚工等校体育主任。在上海举办的万国运动会上获万米赛跑第二名, 1938年获全国十项全能运动冠军。新中国成立后,受聘任湖北省崇阳县体委教练等职。

      三、沅江皮氏家训

      《皮氏五修族谱》共收录家训十四条,其中的部分训诫对现代家风建设仍有教育意义。

      湖南沅江皮氏渊源与沅江皮姓名人

      《皮氏五修族谱》木制函套

      孝父母:《孝父母》一则中说道:“父母之恩,真同昊天罔极。为子者,自应尽心竭力,谨身节用,勤劳色养。读书则思显扬,耕田则思供职;居处以庄为孝,事君以忠为孝,战阵以勇为孝,不容一毫计利,不可一刻忘亲。”皮氏第十七派孙皮作康更是提出:“爱其亲,未见不爱其国也。……惟战阵有勇者,方可保全其父母之邦……故教人之所以孝,亦即教人之所以爱国也。”

      宜兄弟:《宜兄弟》一则中说道:“……为兄弟者,当思血脉精神,一本万贯;智愚贤否,形异气同。饮食必让,言语必顺;行步以序,坐立以齿;富贵则相护爱,患难则相救恤,利益则相解推,蠢悍则相曲谅。为冢子伯兄,当婉转而诲以不及;为少年季弟,当巽顺而奉以禀承。皓首怡怡,友恭一室,虽妻孥不得间兄弟,虽朋友不得逾雁行,虽大利不得夺壎篪,果能和乐且眈父母,由此而顺,岂非宜之所致?”

      训子弟:《训子弟》一则中强调,家教要从小抓起:“人生十年曰幼学,二十曰弱冠,血气未定,知识渐开,不可不训导、惩戒。故胎教、蒙养,凡以端其始、严其初,使有率也。”言及家教的重要性、施行的内容与方法时说道:“夫生而贤哲,世有几人?习惯自然,半由人力。父兄之养子弟,譬如天地之育万物。养以从容,宽以岁月,肫恳切直,固笃爱之深情,鞭挞谴诃亦慈祥之妙用,庶几不坠家声,尤必可模可范,以身教之而后耳提面命,以言教之使子弟见闻日熟,循蹈规矩,入之心地纯良、行止端重,可以谨身寡过,可以迪德成材。”

      远嫌疑:《远嫌疑》中说道:“自初笄以及有家,遇无顺逆,守惟贞静,非祭不亲授受,非烛不敢夜行;房无杂使,口无谑言;笑莫高声,话要低语。毋厚粉浓脂,毋妄游村巷。”

      敦品行:《敦品行》中说道:“孝、悌、忠、信、礼、仪、义、廉、耻,大本大闲之地。秉礼守义,兴廉励耻,则品谐日崇;忠主孝亲 ,敬兄信友,则庸行日积。”

      重本业:《重本业》中以“耕、读两项”为“本业”,但也不贬抑“工、商”,说道:“耕、读两项,本业之大者;工、商虽小道,皆为经生之计。重则职业修,轻则职业堕。修则俯仰有凭,光我家族;堕则资身无策,姗笑乡邻。”又说道:“所谓重者,非徒尽其力,实要尽其道。为士者,先德行后文艺,勿因读书识字,舞弄文墨,颠倒是非,欺压乡党,出入公门,干预词讼。耕者,当因天时、乘地利,尽人力,不得懒惰偷闲,鲁莽灭裂,耕敛失时,致水旱无措,公粮私债彻夜追求,子冻妻寒,终朝埋怨。工者,不得作淫巧、售弊伪,勤以精能,居肆成事。商者,不得废公平、蹈欺诈,纨绔冶游,酒色浪费。”

      励实学:《励实学》中强调子弟在学习中应在万千学术中辨源鉴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说道:“千古学术一途,人心却分两样,须于一途中认得源头,清两样中鉴得流品,别方能立志上进。”

      远浮夸:《远浮夸》中痛斥“流趋日下”恶习:“崇朝曲蘖,终夜笙歌;以酒肉为交游,以纨绮为门面;挥金若土,不念物力艰难;沐雨栉风,顿忘祖宗面目。”又说道:“更可怜者,呼庐喝六,彻夜连宵,结众恃横,逞凶殴斗。小则颠连困苦,大则忘身及亲。总由浮夸所累,不克制挽颓风,现出逼真面目。……有犯浮夸,亟返前非,毋贻后悔!”

      绝邪教:《绝邪教》中以白莲教为例,阐明正邪之道,把信仰与“孝忠信”结合在一起,再一次表明前人对“孝”与“忠信”的重视,说道:“圣人因性道以立教,不过养其良知、良能,使求放心,充以学问,日就义理而已…… 四民五教之外,更有何途?故非孝、非忠信,即是邪教。”

      湖南沅江皮氏渊源与沅江皮姓名人湖南沅江皮氏渊源与沅江皮姓名人

      《皮氏五修族谱》卷二:家训

      家训,作为社会文明的一面镜子,不仅有基本的家庭教育功用,最重要的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在关于教诲子孙廉洁、守法、治家、行德等众多家训中,皮氏家训的“励实学”和“孝父母”中,把对父母的小孝升华为忠君爱国的大孝尤显难能可贵。

      一部好家训,浓缩着楚沅皮氏家族的价值取向和精神追求,是整个家族世代相传的精神瑰宝,皮氏族人在沅江的五、六百年时间,深受鹿门遗风的浸润,由此,我们感受到皮氏家族英才辈出并不是偶然的,鹿门家风与烈士的英勇事迹将浸润更多的后人。

      好家风、好家训将永远传承下去,为实现国家富强、民族复兴、人民幸福的宏伟目标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 1
    • 0
    • 0
    • 380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