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湖南省益阳市沅益皮氏荆麓公宗堂与安人府摧毁事件始末

      沅益皮氏宗祠

      乾隆二十六年建购沅江县城衣铺街! 现在的沅益皮氏宗祠: 2008年选基于荆咀的八队及后来的一队,柞树脚下。由于种种原因,2009年由皮作尧出费建黄金,至2011年竣工于:益阳市资阳区张家塞乡黄金六队大堤上

      转自皮双喜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3154573045

      提起荆麓公宗堂,在这附近上了六十来岁年纪的,特别是宗堂里读过书的人,更是记忆犹新,历历在目。宗堂它位于现在的益阳市资阳区张家塞乡荆咀村三组,皮正毛屋基正!

      可有些人认为,这宗堂是荆麓公所造或所置之业。其实它是荆麓公的曾孙,诰授儒林郎皮潢和元孙诰授儒林郎皮宗尧父子所建。皮潢动工于雍正王朝年间,建成两门。至乾隆初皮宗尧续建三门,至此共五门四十八只角。内有亭台楼阁,走廊、花园庙宇,教堂住房杂屋,还有专门烧香处等。湖南省益阳市沅益皮氏荆麓公宗堂与安人府始末

      乾隆四十九年,皮宗尧长子监州皮金兰,为母桂安人“七十大寿"修建寿桥时,在很多寿匾中,有一块是常德知府送来的寿匾"安人府"当即掛在门面招子上,安人府由此而得其名焉。

      原安人府,它东至角山边上皮年春现屋基,东边茅山起花园徐伏申现屋基;西至德兴湖陈家山、罗家园;南至现在的张下公路,现皮平生皮芷怀屋基;北至现四队豪沟和五队的袁家石丘(担丘:一担等于十斗。一担约七亩五分)!

      安人府面积为四百余亩,建筑面积约七万平方米,它有教堂能容纳一万多人。因有小人的怨恨,家主监州皮金兰被上告,说他有谋反叛逆之心,自己呷教,当教主,有好几万人;并还有五门四十八只角的安人府为证,它超过皇宫好几倍。

      传言被皇上所知,于是派人到沅江大潭口薛家咀来摧毁安人府,并捉拿安人府老小。而常德知府与皮宗尧长子启元公监州皮金兰是同榜进士,他们巧计瞒过了钦差。十天之内府第消毁,财破人散,仅留一扇小门。六缝五间前后三进,约一千平方米左右。至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二月初九,皮金兰之五子皮锡训和皮金兰之长孙皮名标叔侄二人,卖予了荆麓公嗣孙,伯、仲、叔、季、渭五房来做宗堂(支祠),由此又称荆麓公宗堂。

      一九四〇年,该当又由清朝最后一科,科举举人,七品小京官皮金固,创办成立皮氏鹿门学校。解放后又办薛家咀小学,后又改成荆咀学校,直至大跃进人民公社集体化。其间三四队的部分社员都在宗堂里住过,不久

      把学校迁往皮少云家。1961年十大政策后,又复办小学,可三队的部分社员仍住在宗堂里至1970年。由于文化大革命的破旧立新,大队主职干部以中樑裂缝为由,为首组织摧毁了沅益皮氏支祠一一荆麓公宗堂。其考略记叙如下。

      三代教主

      荆麓公曾孙,皮潢字姜玉号海溪,邑庠生,诰授“儒林郎”,其妻王氏诰授“安人”。虽说他的功名没有记载,但从诰授“儒林郎”和妻子诰授安人来看,皮潢是个六品官。可以断定他是中过进士,可能没有到过任,而只在家吃教,当他的教主。一时人多发展很快急需教堂,因此,他于雍正年间始建教堂,住房杂屋共二门。乾隆中叶,又由皮潢的儿子皮宗尧当教主时,吃教之人更多,只得又建三门,共五门四十八只角。既高大又美丽,青砖白瓦,亭台楼阁,玉石栏间。门前石狮子各守一方,中间大道麻石平路。皮宗尧也是诰授儒林郎,其妻桂氏也是诰授“安人”。皮宗尧还造有宽敞的天井花园。如现在的月塘,它约四千平方米。据说原是个大天井,中间的土台是花台,但集体时陆续被挖平了。

      皮宗尧长子皮启元,字享举,一号金兰号严崇,例授直隶分州监州,妻子江氏没有诰封。27岁的监州皮金兰,承祖志和父志,继任教主。家财巨万,良田万顷,仆婢百余,信徒数万,顿时闻名于京城。

      (双石桥)安人桥与安人府

      乾隆四十九年(1784年)甲辰岁,皮金兰派皮士元、皮赞元、皮显元、皮得元等人,为母桂安人“七十大寿”修建寿桥。址于沅江县治之南界梁牮河。从黄山咀通往潭洲燕子山,计两里许,垒石为桥。桥柱崇丈余,经过八个月的艰苦努力,桥正式竣工。桂安人对儿子皮金兰曰,替母建此桥,虽动百十万线,但我的理想达到了,也能方便群众。

      乙已(1875年)九月二十五日监州皮金兰为母桂安人祝寿剪彩,在黄山咀举行了安人桥落成典礼,有翰林易文基的匾额“安人桥”自此而得其名。

      剪彩刚开始,人山人海的人群中,忽有一位老太婆要从桥上过,被管家皮士元拦住,想请老人家待一会儿过身。老太婆强行用足踏上了第一柱桥的一块长条石。很多看热闹的都好说,要老太婆稍等一会儿,待仪式完毕就可通行。老太婆什么也没说,往人群里一钻就不见了。到后来因时代的变迁,三柱桥有两柱垮了,唯有第一柱桥,当时被老太婆踏上了的那块长条石没垮。至文化大革(1970年)时期,仁里四队(黄山咀)的社员把它拆毁建了电排,自此成了有名无实的桥(双石桥)。

      当天晚上,皮氏安人府百马盈门,人丁千余,鞭炮齐鸣,鼓乐喧天。有郴州刺史送的寿匾“望重松陵”,有沅江县官送的寿匾,还有皮金兰的同年送的寿匾、寿序、寿诗、寿联等,挂满了整个寿厅,其中常德知府送的“皮氏安人府”当即挂在门斗子外边的招子上,安人府之名由此而生。

      安人府自己摧毁

      乾隆五十三年即公元1788年2月的一天,监州皮金兰正和母亲桂安人谈及家务,忽家丁禀报。外面有一位客人要见安人,安人分咐家人说“请”。原来这人是常德知府暗地派来的,他送上书信,并说老爷吩咐如此如此,请监州照书行事,而且要火速不得延误,说完差人就走了。母子二人观信后大惊失色,桂安人当即昏倒在地。监州皮金兰忙呼丫鬟秋菊等人把老安人扶进房间调理。那信的内容是说:我常德知府与你皮金兰兄是同榜进士,因有小人告状说你呷反动的白莲教,还当教主,并发展几十万人,阴谋造反,并把安人府修造成五门四十八只角,超过皇宫好几倍。皇上听后十分震怒,现已派钦差在本府。本当今日就要捉拿你安人府全家老小,摧毁府第。我念及与你同榜年兄,恕心不忍,故略施小计,已留住钦差,十天后来你府,須十天之内,将安人府销毁灭迹。并只留小门,赋上"皮氏安人府"。把拆之东西全部隐藏起来,并用钱买通这一带的人和路人,说这一带没有呷白莲教的,只有呷白莲藕的,我们都是呷白莲藕的等。谨记谨记!不到几天,监州皮金兰巨万家资破落,府第一片荒凉,财破人散?真是“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箫疏鬼唱歌”的悲惨情景,使人见了不寒而栗。

      钦差来大潭口薛家咀

      十天后,钦差同常德知府沅江县官等二十余人,骑马来大潭口薛家咀。在半路上钦差故意下马,问一过路人说:此地距“呷白莲教”的安人府有多远!那过路人说我们这里没有呷白莲教的,只有呷白莲藕的我们这里都是呷的白莲藕。钦差上马后来到马鼻子,在过河时,钦差又问几个同他们一起过河的。他们都是这样回答的:没有听说有呷白莲教的,我们这里只有呷白莲藕的。钦差和兵丁都点头称是。

      钦差一行来到了薛家咀金猫山余家园(现皮海兵店子和皮清明屋基之处)。他们拿出图来对照,确实地方是这里,可没有什么五门四十八只角的安人府,再向西罗家园望去,只有仅一小门的安人府,六缝五间前后三进,前有一大塘,其他地方都是杂草丛生,树木砍伐。众兵丁又查到港子头,也没有图上的安人府,无奈只得收兵回朝。

      错拿皮锡恩

      钦差回到朝廷向乾隆皇帝奏明此事,皇上听了大怒,忙传来监察御史,降罪并喝叫武士推出将其斩首。钦差忙上前奏本,说御史只有疏忽罪,无意接下奏章并没有杀头之罪呀!让他查出告状之人,囯法惩罚,让他将功赎罪。皇上允许后,御史查到告状人是皮家席恩,并奏请皇上。于是皇上下旨,命御史(钦差)火速捉拿皮家席恩归案,并以诬陷罪论处!

      公元1788年7月14日,也就是乾隆五十三年。十四岁的皮锡恩正在写字,突然间几十个兵丁闯入,钦差拿着圣子高喊皮家席恩接旨,皮锡恩不知就里跪下接旨,众兵丁不管三七二十一,绑了锡恩就往外拖,到大门口时,被祖父皮宗禹一把拦往,对钦差说,我孙子所犯何罪?这一吵惊动了桂安人和监州皮金兰。钦差、知府、县官同桂安人及皮金兰叙礼后,钦差指着皮锡恩说,状告你皮金兰的就是他。如今皇上拿他,就是还你皮金兰的一个清白。桂安人说,他小小年纪,哪有胆子告伯伯的状,其中必有原因,钦差大臣说待见了皇上再说。这时锡恩父亲皮士元从外面回来,见儿子锡恩被抓,忙扯住钦差。钦差一怒之下,甩死(祖父)皮宗禹后,连同(父亲)皮士元也抓了起来。皮金兰只好同众家兄弟,皮赞元、皮显元、皮得元等一同进京面圣。

      亁隆皇帝亲审皮士元和锡恩后,传皮金兰进见。皮金兰诉说了自己如何组织道教,并当上教主,都是为皇上着想,都是救民为民的好事。如建安人桥,就是为了人民的交通方便,修教堂是教人行善多做好事等。后又说皮士元原是我安人府总管,后因有病,由家人席恩继任总管。在毀府之时,忽席恩总管和几个丫环不知去向……。这时皇上打断皮金兰的话说"安人府"之事就不追究了。至于席恩是你府总管,皮锡恩是你堂侄儿,年纪只有十四岁……嗯,皇上有所思考后,忙命人取来状纸,一看大惊失色皮家席恩的席是酒席的席,而不是慈禧永锡的锡,真是让皮锡恩受冤了。立即降旨捉拿酒席的席恩!皮锡恩父子无罪释放,并封皮锡恩为修职郎,以示皇恩!

      席恩归案

      原来这席恩,自从皮家“安人府”被毁的那十来天,他凭着皮家对他的信任,阴谋摧毁了安人府大厅里悬挂的寿匾、寿序、寿联、寿诗等。并伙同几个丫鬟盗走了库内的金银珠宝。趁黑夜无人,他在罗家园搭船到沅江后,又到常德落脚,开了一个大的珠宝店,并和几个丫鬟结为露水夫妻,一时店子生意红火,并闻名于常德一带。一天席恩正和几个丫鬟呷酒作乐时,忽几个捕快如狼似虎,一把抓住席恩和几丫鬟,绳捆铁索,拖了就走,还封锁了店门,直径常德府衙而来。

      常德知府升堂后,捕快将席恩带到,让他跪在堂下。知府说:你席恩状告家主谋反叛逆。呷反动白莲教,造府第超过皇宫好几倍,这从何说起。席恩说他这事,应从与一位丫鬟相好说起。起初他与一丫鬟谈恋爱,且山盟海誓白头偕老。不幸的是被家主拆散,把丫鬟许配了他的外甥。后又与一位丫鬟恋爱,又被家主作伐把她许配了他的表侄。不久席恩他又与桂安人的贴身丫鬟相好,安人成全了他们。但他命不好,婚后十多年没生儿育女,这使他心事沉沉,想再娶一位来传宗接代。明知在府中相爱是不行的,因此席恩他只得在外寻花问柳,强逼贫女,不幸被管家皮士元发现,告知了家主。家主一时动怒毒打了他,因此怀恨在心。由于皮家的规矩紧,只得丧尽天良,逼死了妻子后和另一个丫环逃至

      沅江琼湖

      有一天,皮士元管家到沅江街上有事,遇上了歹人,难以脱身。时值席恩他经过,见状就摆平了此事后,赢得了皮士元的信任,又特别在修建安人桥之时,皮士元为报席恩他的救命之恩,只得经安人同意,让席恩和丫鬟又回到皮府,并正式结婚。又特别是在桂安人七十大寿时,席恩他精设了寿厅能开一百桌,并设寿台寿椅,赢得了桂安人的厚爱和皮家众兄弟雨赞赏。至以后皮士元辞职,并提名席恩为总管,又得到了桂安人的大力支持。自此他在安人府横冲直撞,并又和几个丫鬟通奸。在一次会朋友之后同沅江知县一起吃饭时谈及安人府之事时,知县要席恩首告家主皮金兰。就这样席恩写了状纸,落款是皮家席恩。这状纸由县官转交至监察御史,最后至皇上。故此安人府被毁,皮锡恩祖父皮宗禹被甩死,皮锡恩父子被抓进京等,都是小人席恩的罪过,实事为是。当下知府录了口供后,并喝叫两边的衙役将席恩活活打死。又一面将沅江知县之事奏明皇上,以结此案!

      安人府变宗堂(支祠)

      道光二十六年即公元1846年,伯、仲、叔、季、渭五房房长召开会议,主要就建祠卖田成立公中等事项进行商讨。并由五房代表决定成立敦本堂公中。在皮锡恩皮锡津为主组织下讨论通过,于普奄堂祖山不准进葬,并决定收取人丁费,以掌公中,买田建祠。其时有皮金兰的第五子皮锡训和长孙皮名标叔侄二人愿将安人府出售。于是皮锡恩等为主,邀伯、仲、叔、季、渭五房代表经多次协商,最后于公元1847年2月9日,正式达成协议,以二百一十串文契置安人府,全栋六缝五间前后三进;及山田13亩3分8厘,及屋墙东处杂屋九间等。后又对其屋进行了修整。皮锡恩又抹掉了残缺不齐的“皮氏安人府”五个大字,并书写了皮氏支祠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伯、仲、叔、季、谓五房嗣孙就叫它做荆麓公宗堂(支祠),从此而得其名也。

      皮金固创办皮氏鹿门学校

      民国二十九年即1940年,由清朝最后一科科举人,七品小京官一一皮金固创办了皮氏鹿门学校。并有学校志,校章、校规、校徽、校歌,还成立了校董。皮文炳任校长,设有副校长,教导主任,各科主任,总务主任,唯有教师多位,教室六个,教职员工共五百余人。皮氏文化及社会文化得到了很好的发展,在教育史上,写下了光辉的页。

      鹿门学校,她前有月塘,盈盈水聚,后多树木郁郁山环,当路曲峰洄之。在柳暗花明之区,开广厦以多间。以荆麓公宗堂为校舍,年来倾者修之,圮者葺之。除荒理秽,折棘披荆,还知耗几许金钱,劳几许心力,致此堂皇之校舍,与优美之环境,观斯校者,得不念经营,是校者之艰难乎!

      学校概况

      校前月塘,门前马路,前坪约二千平方米左右。由塘边一条大道(现是公路)通往大门码头,大道上去八平石码头,至大门坎,高一尺五寸,宽一尺长六尺多,石门框高九尺有余,两边的石栋一尺见方可坐人。木门厚六寸宽三尺多,高九尺多。大门取下来要五个人,上门时最少也要四个人。

      大门第一进

      西边有传达室,教务室,主任室,科任室。东边有会客室,级任室,由此登楼第一寝室。

      天井至礼堂第二进

      西边第一教室,训导主任室,第二教室;东边第三教室,级任室,第四教室,礼堂后阅报室,礼堂两边走廊。西至天井花台,中间天井花台,东边天井花台。

      第三进

      中间图书室,西边办公室,东边陈列室走廊。东边校长办公室。第五教室,会计室级任室,东走廊,级任室。第六教室,级任室,第二寝室。

      第四进

      中间洗涤处,食堂西路,炭房职教厕所,学生厕所,工人住宿;食堂东路,女浴室女厕所,杂屋女晒场。

      第五进

      食堂西,职教浴室,男浴室厨房,食堂东男晒场。

      校后大森林,校东墙外有杂屋九间,有皮作域、皮作早两大户守护学校财产!东有森林西有校园菜地。过森林至体育场,篮球场,排球场,有旗台插旗处。有橇板、跑道、跳高跳远处。森林中有一高包塘有濠沟接月塘水流往德兴湖!

      湖南省益阳市沅益皮氏荆麓公宗堂与安人府始末

      荆咀学校

      解放后(1949年)又办薛家咀学校,由陈瑞芝、马春林顾少泉任教。1955年又改荆咀学校,先是张雪廷后又李仁奇都是女的。大跃进时,(1958年)搞集中住宿,三四队的部分社员住在宗堂里。学校迁往皮少云家,由王浦清杨老师(杨新发叔)任教,学校后又在五队皮教四屋办,由李钟才任教。

      礼堂是大食堂,东边间是厨房,并调有黄金的何国华,本村九组的徐自云到我队当干部。我记得宗堂做过会堂,打过地主,斗过土豪。开过初级社和高级社的成立大会。还办过百猪场。邱海清为柞树大队打过豆腐干子。大跃进时,因百样的都要集中(集体的)社员大肆斩鸡,干部夜里抓捜。第二天礼堂里有肉鸡毛鸡,而且还有锅子煮熟了的鸡等。还有什么清仓。还斗过荆咀一队的陈定珍女士。因她的阶级是富农,集体又在她的屋周围挖出了十塔盐时,追问她的金银埋在哪里等。(2008年,建宗堂挖基脚,出现很多花瓶。宗堂未建成是后话)。1961年的食堂下放,又复办荆咀学校。可三队的部分社员仍住在宗堂里至1971年。1965年后,由皮名标的后裔皮本立当赤脚老师。文化大革时,红卫兵开过会,喊过口号……

      宗堂的彻底摧毀

      由雍正八年(1730年)的教堂,到1940年的皮氏鹿门学堂,又到解放后(1949年)的学堂(校)及后來的乡政府会堂,村政府会堂,食堂,又办学堂。

      乾隆四十九年(1784年)时期的安人府——道光二十六年(1846年)的皮氏支祠即荆麓公宗堂——民国二十九年(1940年)的鹿门学校,又到解放初的小学校,村政府,大队部,队委会,百猪场,豆腐店,民房住宿至毀败。

      由于“文革”的破旧立新,大队以宗堂的梁坏,而组织摧毀了皮氏支祠——荆麓公宗堂。自此,成了有名无实的宗堂。

      现在要想建荆麓公宗堂(支祠),困难重重,真是创业难,守业更难啊!

      本文起草于2003年冬,竣工于2013年春。原在网上发表过,被孙子删掉了。今又重上于网,一起来研究皮氏文化。

      2018年4月20日

    • 1
    • 3
    • 0
    • 301
    • 0
      标题增加的“摧毁事件”四字要删除!
    • 0
      题目《湖南省益阳市沅益皮氏荆麓公宗堂与安人府始末》写在差不多结尾的荆咀学校上面,是否乱了?
    • 0
      我的微信号:pishxi671203

      讨论:标题增加四个字的看法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