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晚清经学大家——皮锡瑞

      皮锡瑞(1850-1908) 清末学者。湖南善化(今长沙市)人。字鹿门,一字麓云。举人出身。三应礼部试未中,遂潜心讲学著书。他景仰西汉伏胜之治《尚书》,署所居名“师伏堂”,学者因称之“师伏先生”。

      1890年(光绪十六年)主湖南桂阳州(今桂阳县)、龙潭(今溆浦县)书院讲席。中日甲午战争后,愤于《马关条约》的丧权辱国,极言变法不可缓。1898年春,任“南学会”会长,主讲学术。开讲三月,讲演十二次,所言皆贯穿汉、宋,溶合中西;宣扬保种保教纵论变法图强。其讲义及答问均刊于《湘报》上。当顽固派诋毁“南学会”时,他不避艰险,往复辩论,表现了救亡图存的热情。“戊戌变法”后,清政府下令革去其举人身份,逐回原籍,交地方官严加管制。晚年长期任教,并任长沙定王台图书馆纂修。博览群书,创通大义,今文经学造诣很深。所著《五经通论》,皆为其心得,示学人以途径。《经学历史》则是经学入门书。他主张解经当实事求是不应党同妒真,对各家持论公允为晚清经学大家之一,工于诗及骈文。著有《师伏堂丛书》、《师伏堂笔记》、《师伏堂日记》等。

      生平经历

      皮锡瑞生于道光三十年十一月十四日(1850年12月17日)。12岁补县学生员。光绪九年(1883年)举人。以后多次参加会试皆落第,绝意科举,潜心讲学著述。因景仰西汉《尚书》今文学大师伏生,署所居名师伏堂,学者称为师伏先生。十七年任湖南桂阳州龙潭书院讲席。两年后任江西南昌经训书院讲席。

      光绪四年

      左宗棠平定新疆后,皮锡瑞认为新疆是俄国垂涎之地,主张屯田,巩固边防。九年,日本占领琉球、法国占据安南东京(今越南河内)后不久,他代好友云贵总督署任职的王怀钦作疏,请求政府收复琉球,援救安南,积极抵御外国侵略者。中日甲午战争后,他对签订《马关条约》极为愤慨。又先后读到康有为《新学伪经考》和郑观应《盛世危言》等著作,受到影响,开始倾向变法。认为当务之急“宜先靖内乱,严惩贿赂,刻绳赃吏,责帅以法,实事求是。且必先改宋明陋习。不必皆从西俗”。在光绪二十二年(1886年)给黄鹿泉信中,极言变法不可缓,指出“中国局势如同病入膏肓,欲学医以治之,亦恐缓不济急,况尚有沮之者!”

      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

      维新运动兴起以后,皮锡瑞从江西回湘探亲,应熊希龄等人邀请,留湘赞助新政。次年春,在南学会主讲学术,指出“中国微弱,四夷交侵,时事岌岌可危”,政府当局应“深知变通以开民智,求人才为急务”,众人讲求“有体有用之学”,匡济时艰。他共讲演12次,自称“其大旨在发明圣教之大,开通汉宋门户之见;次则变法开智,破除守旧拘挛之习”。因其所讲,能贯穿汉宋,融合中西,沟通时事,深受听众欢迎。其讲义及问答,都刊登在《湘报》上。其子嘉祐又作《醒世歌》,有云“若把地球来参详,中国并不在中央。地球本是浑圆物,谁居中央谁四旁”?南学会一些讲演,受到顽固派的诋毁攻击,王先谦、叶德辉等在《湘绅公呈》中尤指名说:“虽以谨厚如皮锡瑞亦被煽惑,形之论说,重遭诟病”。而皮锡瑞却态度自若说:“明知而不避者,以时急如救焚拯溺,即焦毛、濡手足,所不辞也。”曾往复辩论,驳斥叶德辉等所谓“附异端”、“悖正学”之说。四月,仍回南昌经训书院,继续宣传维新变法。不久,南学会停讲,他写信给陈宝箴和熊希龄等说:“宜以坚忍镇定待之”。五月,江西高安邹殿书创办经济学堂,设立励志学会。他应邀去讲学,又为江西顽固派所嫉。

      光绪二十四年八月初六日

      (1898年9月21日),戊戌政变发生,谭嗣同等六君子惨遭杀害。江西顽固派御史徐道焜等劾奏皮锡瑞“离经畔道,于康有为之说心悦诚服”。翌年正月,清廷着江西巡抚将皮锡瑞驱逐回籍。又敕湖南巡抚将其革除科名,交地方官严加管束。此后皮锡瑞长期从事教学,历任湖南高等师范馆、中路师范、长沙府中学堂讲席,学务公所图书课长及长沙定王台图书馆纂修等职。
      皮锡瑞博贯群经,创通大义,今文经学,造旨尤深。所著《五经通论》,胪列心得,示学人以途径;《经学历史》,尤为经学入门之作。主张解经当实事求是,不当党同妒真,对各家持论公允,为晚清经学大家之一。又工诗和骈文。所著《师伏堂集》,刊于光绪三十年(1904),多收青年时代作品,计有骈文4卷、诗6卷、咏史1卷、词1卷。又著有《尚书大传疏证》6卷及辑有《师伏堂丛书》、《师伏堂笔记》、《师伏堂日记》等。

      光绪三十四年二月初四月

      (1908年3月6日),皮锡瑞去世,终年59岁。葬长沙南郊冯家冲。

      生平著作

      工诗及骈文

      治经出入于古今文之间,颇与湘绮相类,而笃信《公羊》“改制”之说。又笺《王制》,翼张鲁学,实开近代蜀派之先声。亦颇考郡国利病,有经世之志。光绪季年,陈宝箴抚湘,江标、徐仁铸先后督学,设时务学堂,俾学者究心当世之务,先生赞助甚勇;而叶德辉等诋为悖正教,附异端;乃为文自明所学,其言友道尤沉痛,殆亦《绝交论》已。尝一任京师大学堂经学教习,归而著书以老。所撰百余卷,计数十万言。

      初治《尚书》

      有《今文尚书考证》三十卷,《尚书大传疏证》一卷,《古文尚书冤词平议》二卷,《尚书古文疏证辩证》一卷,《尚书中候疏证》一卷,《史记引尚书考》一卷。中攻郑学,有《郑志疏证》若干卷,《三疾疏证》一卷,《圣证论补评》二卷,《鲁礼禘祫义疏证》一卷,《六艺论疏证》一卷,《孝经郑注疏》二卷,《驳五经异义疏证》一卷。

      晚贯群经,创通大义

      有《五经通论》五卷,《春秋讲义》二卷,《王制笺》一卷。而《五经通论》胪陈其所心得,示学人以途术。其说《易》也:论《卦辞》文王作,《交辞》周公作,皆无明据,当为孔子所作。论汉初说《易》,皆主义理,切人事,不言阴阳术数,而阴阳灾变为《易》之别传。其说《书》也:论伏生所传今文不伪,治《尚书》者不可背伏生《大传》最初之义。论伏传之后,以《史记》为最早,其引《书》多同今文,不当据为古文。论《禹贡》山川,当据经文及汉人古义解之,不得从后起之说。其说《诗》也:论《诗》比他经尤难明者有八。论毛义不及三家,略举典礼数端可证。其说三《礼》也:论三礼之分,自郑君始。论三礼皆同时之礼,不必聚讼,当观其通。论《周官》当从何休之说,出于六国时。论《王制》为今文大宗,即《春秋》素王之制。其说《春秋》也:论大义在诛讨乱贼,微言在改立法制。孟子之言,与公羊合。朱注深得孟子之旨。

    • 0
    • 0
    • 0
    • 5.1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