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文物鉴定收藏家——皮学齐

      皮学齐 ,男,1956年生,山东枣庄人,大学文化,研究员,高级鉴定师。国家珠宝玉器鉴定估价师,高级古陶瓷鉴定估价师,高级书画鉴定估价师,高级铜器(钱币)杂件鉴定估价师,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专家。

      文物鉴定收藏家——皮学齐

       
      先后任中国书画学会副主席,中国国学研究会名誉会长,中国亚太经济发展研究中心荣誉博士,中国民族文化研究院研究员、鉴定委员会委员,中国书画艺术家协会特邀鉴定专家,中国文物学会会员,中国钱币学会会员,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中国艺术品鉴定委员会网站总监,《鉴宝中国》专家组副组长。

      近年来学术成果,《中陈郝瓷窑在中国陶瓷史上的地位和作用》、《文化元素在中国玉雕中的价值体现》、《穿越时空的艺术----汉代陶马》、《古玉情怀》、《淘宝英国》、《千古琴弦赋乾坤》、《‘赤脚游仙’的蹉跎岁月》、《孟姜女哭长城之历史演变》、《钱币文化共融的典范——赏金朝美泉大定通宝》、《咸丰重宝‘横二十’钱币考》等。2011年,编著出版《中国名家书画集》,2012年,完成对中国钱币之最的研究,出版《中国钱币之最》(上、下卷),该成果创造了中国4个第一,填补了国内一项空白,获2012年度中国十佳文化遗产图书参评书目,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博览会一等奖,山东省文化艺术科学优秀成果奖。
      书画文物收藏家——皮学齐
        今年49岁的皮学齐,是典型的山东汉子,身材魁梧、皮肤黝黑、声音洪亮,初识他的人很难将他与文物收藏、鉴定联系起来。可是在基层工作的他,却自幼习练书画,酷爱收藏,潜心文物艺术品鉴定且颇有造诣。去年8月27日,国家职业资格等级认证考试在成都举行,他分别考取了“高级古陶瓷、高级书画、高级青铜器钱币及杂件”鉴定评估师资格。成为目前国内经国家职业认证考试获得三个文物艺术品高级技术鉴定评估资格的第一人。

            皮学齐先生现任中国书画学会副主席,中国国学研究会名誉会长,中国文物学会会员,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中国民族文化研究院研究员、鉴定委员会委员,中国书画艺术家协会特邀鉴定专家,中国亚太经济发展研究中心荣誉博士,山东省枣庄市文化艺术珠宝鉴定评估中心首席鉴定专家。

      自学成名师

            作家路遥说过:“只有初恋般的热情和宗教般的意志,人才有可能成就某种事业”。不是科班出身的皮学齐,从事收藏,并成为国内同时具有三个文物艺术品高级技术鉴定评估资格的第一人,正是由于他对收藏的痴迷以及他那锲而不舍的意志。

            皮学齐1957年10月出生于山东峄县,伯父战死在抗日战争战场上,父亲牺牲在建设新中国的对敌斗争中,他是烈士的后代,自幼跟着母亲讨饭就喜欢收藏“制钱”,小学三年级开始写“毛笔”字,中学时学画画,参加工作后又从事陶瓷的生产和研究。他的足迹遍及全国各地,北京的潘家园、报国寺,南京的朝天宫、四川成都的送仙桥、济南的英雄山等古玩文化市场都是他光顾过的地方。

          上世纪90年代初,皮学齐开始对文物艺术品鉴定进行研究和探讨。利用业余时间到各地博物馆和文物商店,并参加全国各地的古玩艺术品评估鉴定会、拍卖会、以此学习借鉴各地专家的长处来提高自己在文物鉴定方面的能力。几十年来,他购买了几万元有关文物艺术品鉴定方面的书籍和资料,利用业余时间修完了中国古陶瓷、陶瓷工艺学、中国钱币学、中国历代货币、中国玉器、书画鉴赏等课程。凭着一股钻劲,数年寒暑沉浸其中,乐此不疲,潜心研究,终有所成。目前,他收藏的仅中国古钱币品种就达7000多个,十多种质地,他个人占有中国古钱币的21个之最。

      考场显真功

           为深入学习中国的历史和文化,打好扎实的理论功底 ,皮学齐先后到四川大学、清华大学、国家文物局、故宫博物院拜师学习和求教,他认为机会来之不易,每次学习都很认真刻苦,每次都考出了较理想的成绩。他经常在图书馆一泡就是一天,在他的工作室一呆就是一夜。有时,他象小学生一样,把重点、难点写在卡片上,然后贴在墙上,粘在门上,放在裤兜里。去年7月,为检验自己在古玩文物鉴定方面的能力,他报名参加了国家职业资格等级认证考试。8月27日,已通过古陶瓷专业笔试的皮学齐来到了实物考场。主考官拿出的每件实物,考生都必须先鉴定它的真伪,其次是判断它的年代,三是鉴别出它的产地、窑口和特征,四是进行价位评估。参加这样的考试,只要把几千年陶瓷发展史、各个历史朝代的窑口、工艺、造型、釉色、胎质、纹饰、款识等掌握好,过理论这一关还是可以的。但是,如果没到过全国各大博物馆、展览馆、文物商店、拍卖和古玩市场,亲眼见识或亲手抚摸一下这些几百乃至几千年的宝贝疙瘩的话,在很短的时间内,准确地鉴定出它的真伪,断出它的年代,说出它的工艺和窑口特征,评出它的国际国内市场价格和走向,简直是异想天开。然而,这只是一门古陶瓷的考试。“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考过来的,没想到竟考过了古陶瓷、书画、青铜器三个高级,只有珠宝玉器没考过去,考了个中级”,“自己已经尽力了”。

      市场是老师

            皮学齐说:“在文物艺术品鉴定方面,我只是个高级技工”,“收藏,说起来是一种高雅的文化,可真正做起来却是一件很苦很苦的事,我相信缘分,我觉得收藏讲的也是缘分”。“我始终认为,市场是最好的老师。”多年来,他走了许多有名的文化市场,坎坎坷坷有收获也有教训。

           1989年夏季,皮学齐一大早骑自行车来到山东平邑,这天,他翻山越岭,走村串户,收获颇丰,竟收到了几枚稀世古币。晚上8点多钟,天突然下起暴雨,回来的石桥被山洪冲垮了,由于天黑路滑,他连车带人栽进了山涧沟里,几番挣扎,一棵搭下来的槐树救了他的命,钱没了,车没了,鞋没了,右脚拇趾趾甲也没了,第二天黎明前,他终于来到自己的家,急盼了一夜的妻子、女儿看着他一身泥水、脚上腿上的血水,妻子抱头大哭,“皮学齐呀,你说你图什么?!”1993年夏天,“我骑摩托车带妻子到江苏邳州赶交流会,天气炎热,太阳烤的柏油路都化了,底下粘轮子,气味钻脑子,不知怎弄的,头一晕乎,载倒了。是果农们把我架到桃树下灌水喂桃掐人中,总算醒过来。”

           1997年11月2日,皮学齐来到了武汉文化市场,逛了一个下午,也没有发现一件如意的物件。傍晚,他看到一个小伙子正要收摊,在一堆古钱币里,一枚铸有“宝大元宝”背天的古钱引起了他的注意,“这钱怎么卖?”“一块钱,你拿走。”小伙子不加思索地说。皮学齐看了看那枚旧币,随手便给了小伙子10元钱。回到家里,他查阅了大量资料,最终鉴定为真币。这是一枚五代十国时期南唐李?年间铸造的钱币,流通时间很短,存世很少,当时市场价应在8000元左右。

           1999年9月的一天,皮学齐来到全国十大古玩市场之一的成都送仙桥。这里是蜀国故地,也是全国较大的古钱币市场。他来到一摊位前,摊主是位老者。见有人来,便说道“我收藏几十年,总算把三国到宋代的四川铁钱收齐了,家里老伴不好,急着用钱呀!”皮学齐被老者的话语感动了,他深知收藏的酸甜苦辣,看了这些钱的品种、质地、形制、锈色。“太好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他问了价格,“一万二”,“八千吧”,老者说:“我看你是个实在人,也是个行家,八千就八千吧”。皮学齐交了钱,不用细看,拿到了旅店,细细观察,慢慢检测,天哪,“高科技”,打眼了,全是生货,一堆垃圾!八千块,这是四口之家几年来省吃俭用节省下来的积蓄呀!他拼命往市场跑,哪还有老人的踪影!

            2000年冬季的一天下午,枣庄一位藏友告诉皮学齐,一位在北京潘家园做钱币生意的周先生来枣庄考察时,带来了一枚两边有尖脚丫的古币。他听后马上意识到这可能是春秋战国时期的一种布币,忙问藏友周先生在哪里,藏友说可能离开枣庄了。于是,赶忙托人打听到了周先生的手机号,此时,周先生已乘上了返回北京的火车。为了获得这枚古币,皮学齐恳请周先生在泰安站下车,然后驱车赶了过去。晚上8点多,见到了周先生。并用2000元买下了那枚耸肩无文布币。“2001年夏天,为了追一枚齐国刀币,我和妻子一同在山东临淄苦苦转了三天,连热带饿几乎昏噘…”

      修养见艺德

            皮先生说:“人这一辈子,无欲则刚,无祸则福,有欲不贪,有肉不谗,金钱、 地位、荣华富贵,皆为身外之物,心胸坦荡,身体健康,快快活活正常人,平平淡淡才是真。收藏也是一种个人兴趣、爱好, 它是一种知识、文化、修养,是对历史文化的追求……”。

            为弘扬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他多次参加全国的交流和研讨会,先后应邀到大连、南京、连云港、成都、郑州、洛阳、开封等地授课和鉴定,从不计较待遇和报酬。

            2001年冬季的一个下午,薛城一位70多岁的老人背着一袋子古币和一件古瓷盆来找皮学齐。他把老人请到接待室里,一件一件地为老人进行了鉴定,总价值达30000多元。老人哆嗦着手掏出烟,他不抽,老人又递过来50元钱,他不收,老人明白了,马上抓了一把“制钱”放到了茶几上,皮学齐立刻把“制钱”放回老人的袋子里,“大爷,你误会了,我不能收您的钱,更不要您的东西,我还有事,您走吧。”2003年10月3日,一位威海的青年拿着几件古玉器风尘仆仆来到枣庄找到了皮学齐说,有人告诉他,这是汉代玉器,很值钱,皮学齐根据该玉器的质地,工艺、沁色等特征最终认定该玉器为赝品,值不了多少钱,青年听完介绍虽有失落感但口服心服,一再向他表示感谢。

            有时,辽宁、新疆等边远地区的收藏者寄来实物照片、拓片,他也认真地提出自己的意见,然后搭上邮费寄过去。2004年10月14日,峄城萝藤的一位孟姓退休干部拿着一幅包裹严密地古画托人找到了皮学齐,说几个人看了都认为是真迹,他经过仔细鉴定该画为仿品,如是真迹市场价应为120多万元。皮学齐说:“这样的事经常有,如按正常收费,这幅画的鉴定费就得近千元。”

            去年10月,某法院一起普通民事案件使法官们感到棘手了。案情是,两家发生纠纷,争斗中将一幅“毛泽东去安源”的水粉画破坏了。法庭上,双方为该画的真伪和价值争执不休。法院委托物价局,物价局找到文化局,文化局找到了皮学齐。皮先生根据画的残片进行了认真分析评估,客观地拿出自己的鉴定意见,细心地做出解释,法庭有了依据,诉讼双方口服心服,一起很棘手的民事案顺利结案。

            皮先生朴实谦逊,乐交好友,受到了国内外名家的广泛好评。现中国收藏家协会会长、原国家文物局副局长闫振堂先生亲自题词勉励:“学高学齐,再接再历”。著名书法家、北京醒醉书画院院长沈芳先生赠书皮学齐:“诚信是金,德艺双馨”。著名书画家、复旦大学教授84岁的叶茂芝先生题词:“鉴古鉴今鉴人,唯物唯一唯德”。成都理工大学教授、著名珠宝玉器专家赵彻终先生评价:“珠宝璀璨亮丽光彩照人,为人廉洁谦逊情节高尚”。

            采访结束了,皮先生谦虚地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人生憾短,精力有限,收藏和鉴赏,只是我的业余爱好,我要学的东西还很多,我将继续努力”。

    • 0
    • 1
    • 0
    • 2.7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皮学齐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
      是我们学习的好榜样?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